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在决斗都市玩卡牌 > 第九百五十章 禁忌!长眠之地!

  ,我在决斗都市玩卡牌

  白色透明的魔法阵犹如花苞绽放,圣洁的白光溢出,白袍法师轻盈地踏步而出,飞扬法袍下光洁修长的大白腿若隐若现。

  【沉默魔术师,攻击力1000】

  “沉默魔术师的攻击力,会上升自己的手牌数x500点。”游宇道,“我的手牌是两张,所以攻击力上升1000。”

  【沉默魔术师,攻击力1000→攻击力2000】

  “攻击力还是没有变化。”马利克喃喃道,“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而没等他想清,便见游宇手臂一挥:“战斗阶段。‘沉默魔术师’,对‘守墓的异能者’攻击!”

  沉默魔术师扬起了小手,雪白的手套紧攥着白色法杖,魔力凝作了漩涡顺着法杖一击而出!

  “异能者,打回去!”马利克这边也不甘示弱。

  可游宇当然不是单纯让沉默魔术师上去白给的,他迅速亮出一张手牌:“速攻魔法‘沉默魔爆破’!”

  马利克一惊:“和沉默魔术师同名的魔法......糟了。”

  “‘沉默魔术师’存在的战斗阶段,双方玩家直到手牌补满六张为止,从卡组抽卡!”游宇道,“并且这个发动不会被无效,效果也不能被无效!”

  双方决斗盘里同时弹出了“DRAW”的字样,几张卡依次自动弹出,被各自的主人抽出到了手中。

  “这个瞬间,沉默魔术师的攻击力随之上升。”游宇道,“因为我的手牌数达到了六张,所以沉默魔术师的攻击力提升3000!”

  【沉默魔术师,攻击力1000→攻击力4000】

  “攻击力一下就到了四千么?”马利克一惊。

  魔力的激流涌动,白色涡流将守墓人的咒文摧枯拉朽般击溃,狠狠击中了守墓人的身体。

  【马利克,LP4000→LP2500】

  这下还是相当疼的,沉默爆破的一击瞬间削去了马利克过半的血量。魔力涡流的投影附带的冲击让他浑身一颤,带来痛楚的同时居然......

  ......还有点激动?

  感觉就像身体里好斗的细胞都被这一击激活,瞬间进入了亢奋备战的状态。

  没错,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不愧是游宇先生,一下子就戳到了他的点,挑起了他沉寂多年的斗志!

  “打开盖卡!陷阱卡‘降灵的仪式’!”马利克喝道,“把自己墓地里的一张名字带有‘守墓’的怪兽特殊召唤!

  并且这张卡的发动,不受场地魔法‘王家长眠之谷’的影响!”

  降灵的仪式启动,刚刚退场的守墓人再一次默默地从长眠的山谷中缓步走了出来。

  【守墓的异能者,攻击力2000→攻击力2500】

  “盖伏一张卡,回合结束了。”游宇说道,“当然,手牌减少的同时,沉默魔术师的攻击力会随之下降。”

  【沉默魔术师,攻击力4000→攻击力3500】

  “那么我的回合,抽卡!”

  他首先发动了上回覆盖的另一张陷阱:“陷阱卡‘无谋的贪欲’!以跳过接下来两个抽卡阶段为代价,从卡组抽两张卡!”

  补充了手牌,随后没有迟疑,马利克直接亮出了他上回合检索的那张报复社会流的魔法。

  “永续魔法‘王家长眠之谷的祭殿’发动!”马利克喝道,“自己场上存在名字带‘守墓’的怪兽以及‘王家长眠之谷’时才可以发动!

  只要这张卡存在,双方玩家不能把名字带有‘守墓’之外的怪兽特殊召唤!”

  魔法生效,长眠的山谷地貌再次变动。阳光照射不到的角落里轰隆隆地升起了某团建筑,正一点点地从地底升腾而出。

  “那么这个瞬间,我发动‘沉默魔术师’的效果!”游宇挥手道,“一回合一次,沉默魔术师可以把魔法卡的发动无效!

  我把‘王家长眠之谷的祭殿’发动无效!”

  马利克:“!”

  只见沉默法师纤柔的手腕一翻,某种强大的魔力禁制释放。那正从地底升起的建筑登时遭到抑制,很快崩溃开来沉回了山谷之中。

  “原来如此,召唤沉默魔术师的时候,就已经对祭殿有所提防了么。”一旁的伊西丝轻声道,“不愧是游宇先生,一如既往的算无遗策呢。”

  但马利克这边也还没停下:“那么发动魔法卡‘天使的施舍’,从卡组抽三张卡,之后两张手牌丢弃。

  我丢弃的手牌里有魔法卡‘补偿的宝札’,这张卡丢弃去墓地时,再抽两张卡!”

  一口气大量过牌,新的手牌上手,马利克也不由眼睛一亮似乎看到了转机。

  “接着我通常召唤‘守墓的异端者’。”

  白发的守墓人脚步踏落到了场上,身披黑袍手持金色法杖,其样貌和一旁的“守墓的异能者”竟有不少相似。

  【守墓的异端者,攻击力1800】

  发动魔法卡‘王家长眠之谷的玉座’!这张卡可以在两个效果中选择一个发动。

  可以从卡组把一只‘守墓’怪兽加入手牌,或者也可以从手牌把一只‘守墓’怪兽通常召唤!”

  马利克亮出手上又一张卡牌:“这张‘守墓的审神者’,虽然是等级十的怪兽,但这张卡也可以用一只名字带有‘守墓’的怪兽作为祭品进行上级召唤!

  我把场上‘守墓的异端者’作为祭品,上级召唤——

  ——‘守墓的审神者’,降临!”

  异端者化作飞散的光点从场上消失,山谷中凭空浮现了石砌的王座。披戴华贵的守墓人翘腿端坐在石座之上,手持长长的埃及风手杖,目光冰冷而威严。

  等级十的守墓人,守墓的审神者,召唤!

  【守墓的审神者,攻击力2000】

  “审神者上级召唤时,会根据作为祭品的‘守墓’怪兽数量不同而获得不同数量的效果。”马利克道,“我使用了一只守墓怪兽作祭品,所以可以从他的三个效果里选择一个发动:

  这张卡的攻击力上升祭品怪兽等级总和x100;

  对方场上里侧表示怪兽全部破坏;

  或者对方场上所有怪兽攻击力、守备力下降2000点!”

  王座上的守墓人法杖狠狠落下,金色透明的波纹席卷而来,很快从沉默魔术师身上贯透而过。

  沉默魔术师咬紧了她毫无血色的嘴唇,长长的白色法袍在魔力波动中起伏不断,露出了两截修长匀称的白腿。

  “我选择的是第三效果,所有怪兽攻击力、守备力下降2000!”马利克喝道。

  【沉默魔术师,攻击力3500→攻击力1500】

  “接着守墓的审神者,同样会在‘王家长眠之谷’的效果下,攻击力上升500!”

  【守墓的审神者,攻击力2000→攻击力2500】

  “然后我要再一次发动这张卡。”马利克神秘地一笑,“看起来我运气不错呢游宇先生,就算是通过抽卡的方式我也又一次抽到了这张牌——

  ——永续魔法‘王家长眠之谷的祭殿’!”

  他展示之后,将其立刻插入了决斗盘。

  第二张王家长眠之谷的祭殿!

  当然,考虑到他一口气过了这么多张牌,抽到似乎也并不奇怪。

  “祭殿的效果再次发动!”

  地貌变更,石砌的殿堂拔地而起。古朴的宫殿坐落在山谷的阴影之中,一左一右坐落着巨人般的雕塑。

  “只要祭殿在场上存在,双方玩家不能进行‘守墓’怪兽之外的特殊召唤。”马利克微笑,“这样一来就完成了,游宇先生!

  ‘王家长眠之谷’的绝对封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