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白阎天子 > 108.我能否去到“彼岸”?(3K章-第二更)

108.我能否去到“彼岸”?(3K章-第二更)

  山南区域,这四十万军队的大统领此时只觉船只颠覆,甲板颤摇,

  船上站着的士兵若随风野草般歪来倒去,还有不少士兵已然失足跌入了江中。

  “怎么回事?!”

  大统领的实力有三重天境界,在这般的局势下,他犹然可以稳住身形,飞扑到栏杆前,入目的一幕让他彻底的目瞪口呆了。

  “怎么可能?”

  细碎月华之中,江心化作不可名状之怪物,

  这怪物若是饥饿已久,张口之间,磅礴的吞噬力道产生了极强的吸引力,

  若是一条条触手,

  将那诸多的船舰渔船、千舟万筏统统拖拽了过去。

  一股警惕之情在他心底生出...

  大统领旋即大声道:“请龙神宫于仙长出手!!!”

  话音刚落,他身侧传来一声呼喊。

  大统领侧头一看,只见那位双目深邃、提议从此处行军的龙将军已然无法稳住身形,而摔落入了乌黑的江中。

  这位“龙将军”一入江中,顿时显出了极度怪异的模样:一条人面蛇身的怪物...

  和之前的龙家老祖不同的是,这条蛇的蛇身上不再是“白多黑少,金色鳞片里还糅杂几分颓败的灰色”,而是“金灰参半,而灰色在外围,对金色鳞片呈包裹之态,至于黑白倒是少了许多”。

  龙本就擅长“戏水”,即便是杂色龙亦是如此。

  可此时的龙凡,却是一条复仇的鬼神之龙,

  一入水中,躯体翻滚之间,

  天谴江浑浊的水面越发搅动起来,越来越多的船只被卷入其中,其上的士兵之前还在调笑着那位平庸无能的君王,但现在却已被淹溺而死。

  在其他地形,他还发挥不出这等威力,但在江里,却可以。

  “请龙神宫于仙长出手!!!”

  “请龙神宫于仙长出手!!!”

  诸多呼喊声传开。

  然而,没有于仙长出手。

  大统领心中一悸,急促地趴到栏杆边,想要寻清楚目标...若是在平地上,他完全可以组建军阵,但此时此刻,他却完全地无能为力。

  “请龙神宫赵仙长出手!”

  “请申仙子出手!”

  “请魏仙师出手!”

  大将谋士们开始呼喊各个随军修士的名字。

  然而...

  这些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如是阴影般的人面小虫子却在飞快地吞噬着一条又一条生命。

  因为目标被船分开了,明罗的动手也方便了许多,不会因为杀了一人就会被其他人发现。

  此时,过了这么久,哪里还有修士?

  逐渐地,这些叫唤的大将谋士们也开始死亡。

  大统领心中的惊惧逐渐升高,之前志得意满的自信全然被打碎了,他耳中只剩下绝望的惨嚎声,眼中只剩下士卒们疯狂划舟的身影。

  然而,又有什么用呢?

  就算他们再怎么努力,哪怕是跳下水,也都逃不掉。

  水流糅杂着月光,化作一条条触手,拖拽着每一条江上的生命,要让他们每一人都因窒息而淹溺在这深水里,彻底死去啊!

  大统领恐惧已经达到了极致。

  他忽然想起了皇都传来的那篇檄文,忍不住口中喃喃着:

  “侵犯皇权者,天将罚之...”

  “天将罚之...”

  “这里是天谴江...”

  “天谴...”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哪会有天命?这...这太胡扯了吧...”

  大统领所站的五牙大船忽地传来一声“轰隆”声,那是因为已经太靠近旋涡中心,而和其他舟子渔船碰撞起来了。

  “这...”

  “这...”

  大统领终究见多识广,忽然有了一丝丝明悟。

  他喉结滚动,眼看着己方没有任何修士出手,而江面上的三十多万大军已经坠江过半...

  面对死亡,这位大统领终于福至心灵,猛然跪在了甲板上,

  双手托剑,一副受降者的姿态,面朝天空,扬声道:“罪臣请降!!”

  “罪臣知道许多龙家的秘密~~”

  “罪臣有许多山南的关系~~”

  “罪臣愿为吾皇效死~~”

  “什么大虚龙帝,什么山南王,在吾皇面前,都是蝼蚁!!”

  “罪臣...请降!”

  他的声音自然传入了夏炎的耳中。

  正常来说,接受别人投降,尤其是一个能统帅四十万大军的大统领投降,不可谓不好...

  可,夏炎不喜欢。

  他对在阴影里的人面虫子简单地吩咐了句:“杀了。”

  话音落下,那“雪花般”沙沙的阴影,已然扭曲着电射了出去,瞬间钻入了大统领的躯体...进而开始了最无情的杀戮。

  ...

  ...

  同一时间,“四极两天元”灵脉之中的“南极灵脉”之上,龙神宫内。

  咔咔咔~~~

  一道道命牌碎裂声,清脆的传来。

  守牌的弟子惊吓地瞪大双眼,一边喊着一边匆忙往外跑去。

  ...

  除了龙神宫,还有诸多派遣了修士参入北伐大军的宗门,

  亦是看到自家弟子的命牌碎裂。

  ...

  时间推移。

  月过中天。

  天谴江上,漂浮着诸多碎木、死尸,一眼望去竟是密密麻麻...

  而登岸了的数万士兵早就被吓破了胆,疯了似地往远处逃去。

  而很快,附近驻扎附近的军队就会对这些无头苍蝇般的军队进行围剿。

  水波荡漾,死气弥漫,

  两片木板上却犹是站着两道鬼魅的身影。

  这造成近四十万大军覆灭,以及诸多随军士兵死亡的事,很快就会传诸四方...

  而有着皇帝那一篇“天将罚之”的檄文,注定会引来各方的震骇,哪怕是原本觉得此文孟浪的友方也会震惊不已。

  嗒...

  嗒嗒...

  天地之间,宛如有人用手指在轻轻敲着什么。

  那两道杀戮了近四十万士卒的鬼魅身影如是听到了这敲击之下,

  竟是在江面的漂板上单膝跪下,

  耐心且恭敬无比地等待着,

  脸上浮露出的虔诚之色,让人几乎怀疑他们不是杀人如麻的怪物,而是朝圣的信徒。

  他们所朝的圣人,就是那在敲打着什么的人。

  哪怕,这敲打的不过是一个安放瘸子的轮椅扶手。

  哪怕,这圣人不过是个未及弱冠的白发少年。

  哪怕天下人都不识得这少年...

  这少年亦是他们所朝拜的圣人。

  夏炎从不会天真,

  所以他不认为这事儿就这么完了。

  他也不想天真地去等待对方下一次再出手。

  更不想谈判怀柔什么的。

  所以,他在想下面该做什么。

  满脑子都是杀戮地去想。

  黑暗里...

  少年的目光俯瞰着江面密密麻麻的浮尸,

  俯瞰着跪拜的两人,

  他的面孔在宁和宫的熏香前,犹然平静。

  良久,悠悠之声彷在天地之间响起:

  “龙凡啊,你找到你要的真相了吗?”

  甲板上,一道颀长身影急忙回应道:“启禀主上,属下找到了...

  是龙家,龙家老祖有一秘法,可以精血操纵同为龙家的后代,并且可以使这后代成为他降临的躯体。

  属下之前冒昧冲击皇都,当是受了老贼操纵,身不由己。”

  “你恨吗?”

  “恨,非常恨,极度地恨!”

  龙凡一生都受龙家操纵,连死也是死于龙家安排,怎可能不恨?

  “龙凡啊,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主上教训的是,属下在行动期间,绝不会贸然行事!”

  “嗯,既然如此...你去伺机寻到龙神宫的大阵所在地,

  找到之后...我们灭了龙神宫。”

  “是!”

  ...

  ...

  夏炎收回视线。

  北伐大军五十万先头军队,直接灭了近四十万,这士气已经直接削减掉了许多。

  至于己方被敌人修士袭击,可能性虽然有,但是...一来大量的军队凝结的军阵可以自主反抗,二来他这几天也没闲着,早让望山君派遣了鬼修取作为随军修士加入军队了。

  做完一切安排,他才稍稍舒了口气,往后微躺。

  双肩垂落的白发仿是时刻在提示着他什么。

  “最近偶尔入梦,也能越发清楚的感到白阎罗的存在。”

  “白发越多,这种感觉越是清晰。”

  “在没有弄明白我和白阎罗真正关系之前,绝对不可以让头发全白。”

  “可是...这种秘密怎可能探查清楚?”

  夏炎轻轻叹了口气。

  如今的一切,几乎都是以他个人为根源搭建起来的。

  一旦他出了事,自己所珍视的一切,甚至这个名为大虚的王朝都会崩塌。

  “如果我自己始终止步在49级,而无法寸进,

  只依靠不停神秘化部下,神秘化物品...

  那么,终有一日,我会被卷入无法自拔的局面,而不得不头发全白...

  就如之前,我在封禅古山不得不神秘化阵图一样。”

  “该如何获得属于自己的力量?”

  这个问题其实已经困扰了夏炎许久。

  但,每一日他都无比忙碌,而无法去实践自己的一些想法。

  是的,他有想法。

  之前他以神秘鬼面掠夺那太虚仙宗弟子记忆和元神时,曾经有过一种奇异的感受。

  那就是,当他戴着神秘鬼面时,他就好像真正地变成了白易,无论是力量还是躯体状态,都是一个三重天灵修的状态。

  既然如此,他是否可以在三重天灵修的状态下继续修炼下去呢?

  如果可以...

  他想直接掠夺一个强大灵修的,以省了无聊地“从零开始”的过程。

  然而...

  这一刻,他在见识了“封测”,见识了“彼岸”那诸多所谓的“封测玩家”后,

  他心底又生出了一些异样的想法。

  “如果...我掠夺一个封测玩家的记忆和元神,变成这封测玩家的模样,会如何呢?”

  “我会否能去到彼岸?”

  想到这里,他闭上双目,睁开天眼,看向了“彼岸”。

  距离封测,还剩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