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海贼之恋爱系统 > 第67章 诺夏,我的超人!

  带着疑惑,诺夏穿过人群,向前方挤去。

  所经之处,两侧注意到他的新兵们,纷纷下意识地让开一条路,有些离得近的,还脸颊微微一红。

  “诺夏。”

  “诺……诺,诺夏。”

  ——这是男性海军,和海兵妹妹们,与他打招呼时的不同口吻。

  诺夏没注意这其中的细微差别,他视线越过人群,看到在不远处,掠起的刀光剑影中,有两道人影正激烈地交锋在一起。

  背对着他的是希留,而与他交手的人则披着白色正义大氅,看起来像是本部的将校。

  那人嘴角叼着烟,在希留狂暴的攻势下依旧游刃有余,完全占据上风,不过由于双方速度太过,身形不断闪烁,隔着十几米的距离,看不清具体长相。

  “实力差距有点大。”

  以诺夏的眼力,几乎是瞬间就分析清楚了场上的局势,顿时微微有些讶异。

  别看希留也只是刚入营不到一年的新兵,但能把他压着打的,起码也得是本部上校级别的战力吧?那家伙到底是谁,又为什么好端端地和希留起了冲突?

  看着周围同期新兵们,那副同仇敌忾、为希留助威的样子,事情恐怕不简单。

  诺夏往右边一瞅,发现身高一米七三的布兰登上校,就紧挨着自己,正艰难地踮着脚尖,努力往里面看。

  “……”

  他有些同情对方,不过还是凑了过去,悄悄拍了拍布兰登的肩膀,询问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这一届,被人看轻了么……”

  寥寥几句问答,弄清楚来龙去脉后,诺夏再次看向场上的战斗时,也不由皱了皱眉:

  “刚毕业两年的上校鬼蜘蛛吗,未来好歹也是中将里的强者,怎么年轻这会儿情商这么低?”

  不顾鼯鼠的劝阻,当着全体新兵的面,说出那种话,和赤裸裸的挑衅有什么区别,这家伙……脑子在想什么呢?

  他们这些精英营的人,同出一脉,本该是友军中的友军,在海军本部和泽法这两面大旗下,有天然难以割舍的利益共存关系。

  作为已经毕业的师兄,来这里回访时,聪明点的哪怕不刻意交好,也应该表现出前辈风度,维持融洽友睦的关系才对吧?

  以后都是用得上的人脉啊。

  开地图炮嘲讽,自毁长城是个什么迷惑操作……

  “也幸亏泽法老师不在。”诺夏无奈撇撇嘴,“不然恐怕要亲自出手,让这种容易上脑的笨蛋感受下,什么叫爱的铁拳了……”

  场上的战斗依旧在继续,不过局势对于希留来说,已经越发恶劣。

  不仅没能伤到鬼蜘蛛分毫,反而自身体力下滑严重,不停地剧烈喘息着,不管是速度还是力量,都大打折扣。

  “快要败下阵来了……”

  诺夏目露沉吟,“这还是在鬼蜘蛛知道分寸,明显留手的情况下,啧,抛去臭脾气不说,这家伙不愧是精英营出去的佼佼者,实力果然很强啊……”

  就是不知道和现在的自己相比,究竟孰强孰弱?

  想了想后,他抱着免费的东西不用白不用的想法,直接朝鬼蜘蛛的身上,丢了个侦测器出去。

  【姓名:鬼蜘蛛】

  【年龄:24岁】

  【力量:16】

  【敏捷:15】

  【耐力:12】

  【智力:5】

  【魅力:0】

  【技能:海军六式(中级)、七刀流剑术(中级)、见闻色霸气(初级)、武装色霸气(初级)、生命归还、自律(中级)】

  【预计攻略成昆积分奖励:暧昧关……】

  最后一个就不用看了。

  诺夏露出嫌弃的表情,关掉侦测面板,再次看向场上的鬼蜘蛛,若有所思。

  ……原来现在的我已经强到这种程度了嘛?

  真是不对比不知道,一对比吓一跳,连身为本部上校的鬼蜘蛛,所有面板属性都已经低于自己了,而且差距相当之大。

  “看来等我剑术和霸气水平提上去,毕业授衔时,最起码,那也得是个准将起步。”

  “要是攒下的战功够格,直接一步到位变成少将,反超小兔子也说不定……”

  谦虚的诺夏大人,在心中以最最保守的估测,对自己如此评价道。

  …………

  轰!

  场上,精疲力竭的希留,终于支撑不住,被剑气的余波掀了出去,重重摔上了一株粗大的白枫树,震地无数落叶飘落纷飞。

  “咳……”

  他捂着胸口,剧烈地咳嗽了一声,艰难地站起身,刚想再拔剑进攻,就又双腿一软,半跪在了地面上。

  “到此为止吧,给了你这么久的时间,都没能在我身上留下伤口,再坚持下去,也毫无意义。”

  对面的鬼蜘蛛哼了声,表情冷漠地开口道:“怎么,难道真的要逼得我动用霸气,把你打成重伤,彻底失去战斗力才行么?”

  希留盯着他,脸色沉的像是要滴出水来。

  “不过,必须得承认,你这家伙,还是有点实力的。”

  鬼蜘蛛又点起一根雪茄,深深吸了口后,才淡淡道:

  “脾气也挺像我,我喜欢。啧,看来之前一竿子打翻你们所有人,的确是老子出言不妥。”

  “毕竟基数放在那里嘛,就算是最不济的一届新兵,也难免会出上那么一个两个还算说得过去的家伙。”

  他吐出一口烟雾,笑眯眯地道:“但要是只有这种程度的话,可没办法让老子收回之前的话。”

  ——所谓欲抑先扬,他刚开始说的话,还像是在给希留台阶下,但后面的几句话一出来,瞬间就把那副傲慢不以为意的嘴脸再次暴露无遗。

  旁边围观的新兵们,也瞬间再度群情激奋,纷纷怒吼起来:

  “你这混蛋,少在那里得意了!”

  “就算击败了希留,也不代表你有资格,对我们评头论足!”

  “没错!滚出精英营,这里不欢迎你!”

  鬼蜘蛛也不动怒,反而大大咧咧地坐回到了岩石上,叼着烟,看着底下愤怒的新兵们,嘿然露出一抹笑容。

  他本来因为拜访泽法落空,中间又白耗了许久时间,是有些暴躁郁闷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经历了一场勉强还算过瘾的战斗,又看着这些小鬼们一副明明对对自己很不爽,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之后,反倒变得心情莫名舒畅起来……

  一旁的鼯鼠,注意到了鬼蜘蛛表情的细微变化,有些无奈地长叹了口气。

  他站起身,正准备替鬼蜘蛛向新兵们道歉,安抚众人的情绪。

  结果下一秒,就看到人群中,一个容貌俊美到不像话的黑发少年,忽然嘴里嘟哝着“让一让,脚收一下”之类的话,硬生生挤到了最前排。

  正是诺夏。

  没理会鼯鼠诧异的目光,诺夏直接先快步来到希留的身边,小心地将其扶起,看着他身上的细密血痕,微微皱眉:

  “没事吧?要不先带你去包扎?”

  “用不着,那家伙虽然嘴有点欠抽,但还知道收着力道,只是一点皮外伤,休息一会儿就好。”

  希留揉了揉胸口,神情有些阴郁,“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我的确败的心服口服,没什么好说的,怎么,你跑过来,是打算上场么?”

  “本来没这个打算的,不过看你受伤了,有点小生气。”

  诺夏耸耸肩,又向着身后努了努嘴,微笑道:“而且你看现在,我还能往后退回去,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么?”

  希留微微一怔,顺着他指的方向,往后方看去,就见到几乎所有新兵们,在目睹诺夏越众而出后,都露出了惊喜的神色,正满脸期待地望着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