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啊!”王重道:“那改天我领你去跟我大伯还有大伯母见上一面。”

  王重这话一出,手机另一头的黎宛若立马俏脸绯红,纵使没有跟王重面对着面,仍旧情不自禁的低下了头。

  “怎么了,不想见?”

  “没有!”

  王重话音刚落,黎宛若想都没想,着急忙慌的张口回了一句,生怕说慢了。

  可话刚出口就反应了过来,立马羞得满脸通红。

  王重道:“我跟大伯母说好了,周六去她家吃饭,早上我先去你家接你接你,咱们先逛一逛,买点东西,然后再去我大伯家,赶个午饭。”

  黎宛若已经有些六神无主,不知该怎么回答了。

  王重道:“那就这么说定了?”

  还没等黎宛若回答,王重就道:“周六早上早点起,到时候我去接你。”

  “嗯!”黎宛若下意识回了一句。

  两天的时间转瞬即逝,周五晚上,黎宛若怀着忐忑的心,主动找王重聊起了天。

  “这两天忙什么呢?”

  王重:“忙什么忙,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天天闲着。”正月初十左右,村里的年轻人陆陆续续外出打工,到农家乐吃饭的人日益减少,店里的流水也是一天少过一天。

  好在王重的手艺不凡,赚了不少口碑,虽然村里的年轻人走了不少,但镇上、县里的人尝过之后口口相传之下,陆陆续续倒是有不少人自发找了过来。

  “啊?”黎宛若附了个疑问的表情:“生意不是挺好的吗?”

  王重道:“地方太偏了,生意再好也好不到哪儿去,哪有人天天开个把小时的车只为了过来吃顿饭。”

  个把小时还是说少了,要是稍微远一点,偏一点的,时间还要更久。

  “别着急,你手艺那么好,慢慢来,生意迟早会好起来的。”李婉若还以为店里生意一般,主动安慰起王重来。

  王重反问一句:“你最近怎么样?”

  黎宛若道:“我还行,正常上班,没什么变化。”

  春节过后,还没到元宵节学校就相继开学了。

  黎宛若是中学老师,虽然有编制,但不是班主任,工作并不多,时间也可以协调。

  “那就这个周六,到时候我去接你,你可别睡过头了敲锣打鼓都喊不起来。”

  “你才睡的跟死猪一样呢!”黎宛若这话后边还带着三个气鼓鼓的小表情。

  要是黎宛若是个身经百战,久经情场的女人,纵使长得再好看,瞧着再纯情,王重都未必看得上。

  不过现在的黎宛若只是个刚毕业不足一年,被父母长辈们保护的很好,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单纯善良。

  自然也比不了那些个久经情场的老手,三言两语就能揣摩清楚对方的心思,反过来掌握主动权。

  王重这决定虽然做的有些霸道,但黎宛若不仅没有半分反感,反而有些乐在其中,颇为享受这种感觉。

  黎宛若自己都觉得有些恍惚。

  时间一晃就是几日,周六一大清早,王重就开车来到黎宛若家所在的小区。

  黎宛若早已收拾的妥妥当当,临出门前还专门化了个妆,把做的美甲给卸了,问了好几个闺蜜兼好友的意见,穿了身既好看又得体的衣裳,带着帽子围巾,坐上了王重的车。

  “起得够早的啊!”王重端详着副驾驶上打扮得颇为讲究的黎宛若,说话间还带着几分笑意。

  黎宛若并没有直接回答王重的问题,而是将话题一转,问道:“第一次去你大伯家,咱们先去买点东西吧!”

  王重道:“买东西?打算买什么?”

  黎宛若道:“第一次去,怎么说也得带点烟酒。”

  王重脸上露出笑容:“烟酒就不用了,大伯身体不好,已经戒了。”

  “啊?”黎宛若显然没有料到这一点,通盘的计划都没打乱了,一时之间竟不知该怎么回王重。

  只听王重道:“你要是真想带点什么,就买点水果,带几包糖,给我姐家那个小侄女吃也不是不行。”

  “也行!”黎宛若一时之间也没什么主意,听王重这么一说,当即就定了下来。

  二人驱车又买了点菜蔬调料,然后才驶出市区,奔着大伯一家所在的县城而去。

  从市区到王重大伯家,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再加上路上耽搁的那点时间,拢共两个多小时,两人来到大伯家楼下。

  “要不我还是别去了?”临下车前,黎宛若又忐忑起来。

  “那也行,反正大伯母要是没见着你,肯定还要给我介绍相亲对象的。”

  “我去!”还没等王重说完,黎宛若就率先抢答起来。

  王重从驾驶室下来,径直走到副驾驶门前,拉开车门,黎宛若再怎么害羞,也只能咬着牙从车上下来,跟着王重,领着准备好的礼物,直奔大伯家。

  “小重来了!”开门的是大伯母,一见王重脸上本身就露出了笑容,可一见到王重身后的黎宛若之时,脸上笑容更甚。

  “大伯母!”王重叫了一声,随即介绍道:“这是黎宛若!我女朋友!”

  “大伯母好!”黎宛若根本就没有拒绝的意思,张口就跟着王重喊起了大伯母。

  “好好好,快进来,快进来!”大伯母赶忙将两人迎了进去,大伯母一见黎宛若,就跟耗子见了猫,恶急了的野狼见了肉一样,根本就收不住。

  尤其是眼瞅着两人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跟回家探亲一样,大伯母就憋不住了,率先客套起来:“来就来嘛,还带这么多东西干嘛!”

  语气中还带着几分责怪。

  黎宛若道:“第一回来,当然要表示表示!”

  王重道:“这是宛若的一片心意,专程孝敬您跟大伯的。”

  “有什么好孝敬的,我跟你大伯又不是不能动弹,再说了,家里也不缺这些,浪费这钱干嘛!”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大伯母脸上的笑意却怎么都遮掩不住。

  东西虽然不多,但王重的心意却叫大伯母跟大伯心里都暖暖的。

  “这是宛若的一番心意,您就别推辞了!”说着两人已经把东西拎进了屋里,大伯正在厨房里忙着,听到王重来了,出来打了几声招呼,眼瞅着王重身边还带着人,脸上当即就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龙潭村老王家在王重这一辈中,结婚的没几个,光是单身的,从四十岁到二十岁都数不完。

  大伯母就是这性子,推辞几句,见拗不过,也懒得再费神。

  饭桌上,大伯母不住给黎宛若夹菜,

  “小黎是做什么的?”饭桌上,大伯母忍不住问道。

  “我是老师!”黎宛若道。

  大伯道:“老师好啊!教书育人,我就说怎么一看小黎就觉着面善,原来是老师······”

  “小黎在哪个学校当老师啊?”

  “在市一中!”

  “一中?”

  “一中好啊!”

  “那可是咱们市里最好的中学,小黎好本事啊!年纪轻轻就进了一中······”花花轿子众人抬,黎宛若初来乍到,不仅仅是黎宛若要给长辈们留下好印象,长辈们也得想方设法的让黎宛若对老王家有好印象。

  “去年刚考上,还没过实习期!”黎宛若谦虚的补上一句。

  “转正是迟早的事。”

  “小黎也太谦虚了。”

  虽说如今网上关于老师们有些不好的流言,可在老一辈人们眼中,不过是些无风起浪的流言罢了,老师的工作稳定,跟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一样都是铁饭碗,只这一点,就比外头那些个月薪过万的要好的多。

  尤其是女孩子,有个稳定的工作,在长辈中们眼中,已经能打满分了,而且黎宛若不论是身高相貌还是体态,都能拿的出手,说起话来也客客气气的,瞧着乖巧伶俐,黎宛若被夸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小黎,我记得上回小重农家乐开张的时候,你也来了吧?”大伯母坐在边上,看着乖巧伶俐的黎宛若,好奇的问了起来。

  黎宛若道:“阿姨记性真好,上回我是跟我表姐和表姐夫一块儿来的,我表姐夫跟王重是高中同学。”

  “是袁晓吧!”

  “嗯!”

  “那你跟小重也是袁晓介绍认识的?”别说是大伯母了,就是大伯也竖起了耳朵,一本正经的听起了八卦。

  “有次我跟表姐她们一块儿去唱歌认识的王重,后来又一块儿吃了顿宵夜······”黎宛若也没有半点隐瞒,大大方方的把二人认识的经过告诉了众人。

  不是什么曲折离奇的爱情故事,就是经朋友介绍,然后两人都看对了眼,互相觉得都不错,紧接着深入了解,脾性三观都挺合适,就自然而然走到了一块儿。

  从大伯家出来,王重的车上,黎宛若明显松了口气。

  王重脸上带着笑意,看着黎宛若:“我大伯他们怎么样?”

  黎宛若道:“很好啊!大伯慈祥,大伯母和蔼,都是很好的人呢。”

  王重道:“我父母走得早,小时候都是大伯跟大伯母他们帮衬着,才能顺顺当当长到现在,我也一直把大伯跟大伯母当成是父母一样对待。”

  黎宛若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可王重话还没说完。

  “现在公婆也见过了,咱俩的事儿也该定下来了吧!”

  王重这话一出,黎宛若的呼吸明显一滞,忙扭过头看着车前,不敢和王重对视,双手紧张的抓住了束在胸前的安全带。

  “咱俩什么事儿?”黎宛若脆生生的道。

  车子虽然已经发动了,但王重只开了暖气,并没有动车,不过安全带已经绑上了,王重伸出手,捉住了黎宛若在胸前无措的拨弄着安全带的左手,说道:“当然是处对象的事情。”

  黎宛若俏脸绯红,脑中已经浮现出无数电视剧里表白桥段了,可顷刻间却又变成了空白,只因那双略有些粗糙的大手五指已经循着她五指间的间隙顺势插了进去,二人的手也变成了十指相扣的模样。

  “我给不了你山盟海誓,也摘不了星星,登不上月亮,但我现在很认真的告诉你,黎宛若!”

  “嗯!”王重的声音像是带着某种魔性,黎宛若下意识的扭头看向王重。

  “我能做到的,就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往后余生,相濡以沫,你愿意吗?”

  “我愿意。”黎宛若赶忙回过头,俏脸已是砣红一片,连修长白皙的脖子上都爬满了红霞,声音低的就跟蚊虫低语一样。

  好在王重听力过人,听清楚了黎宛若说的什么。

  王重听到这话,拉着黎宛若的手非但没有丝毫放松,反而抓得更紧了,用力一拉,就将人拉到自己身前,脑袋往前一凑便吻了上去。

  黎宛若美目圆瞪,顷刻间却又阖上了,娇躯紧绷,却没有半点拒绝的意思。

  顷刻后,王重看着黎宛若:“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老王家的人了。”

  “谁是你们老王家的人了!”黎宛若虽然害羞,但嘴上还犟着。

  王重嘴角轻扬,熟练的发动汽车,淡淡的瞥了一眼黎宛若,说道:“不是吗?那我是不是该换一个愿意当我们老王家媳妇的姑娘!”

  “你敢!”黎宛若一听这话立马就炸毛了,举着拳头恶狠狠的鼓着王重。

  “你都不肯承认是我们老王家的人,我有什么不敢的!”

  “哼!”黎宛若银牙紧咬,却拿王重没有半点法子,只能气鼓鼓的一抱手,生起了闷气。

  看着黎宛若这副小模样,王重脸上的笑容也渐渐盛了:“生气了?”

  “哼!”黎宛若叉着手扭过头去,留给王重一个后脑勺。

  王重将刚刚启动的车停到路边,解开安全带,俯身伸手将黎宛若拉到自己眼前。

  黎宛若的五官颇为精致,脸型不是那种尖尖的瓜子脸,而是类似于牧马人里头老许媳妇那种十分耐看的圆脸,一双大眼睛又圆又亮,睫毛乌黑浓密。

  “干嘛!”黎宛若撅着小嘴,还赌着气。

  王重没说话,简单粗暴的啃了上去,黎宛若还欲挣扎,可不过片刻就被王重扣开牙关,乌黑浓密的睫毛不断闪动着,眼睛也紧紧的闭了起来。

  良久,唇分。

  两人四目相对,相距不过一尺。

  “章也盖了,现在总该是我们老王家的人了吧!”

  黎宛若红着脸,迅速低下头,不敢和王重对视。

  这两天爷爷重病濒危,连续守了两夜,更新没法保证,往后几天也不好说!

  抱歉!抱歉!抱歉!